北京青年拖粪工多单身:最担心大家不理解(图)

作者: 采集侠 分类: 奇闻 发布时间: 2018-09-15 16:20

工作中的时传祥青年班副班长王淼。本报记者 彭文卓 摄              

  今年,是全国劳动模范时传祥逝世40周年。每天清晨,在北京市东城区景泰桥下,一个简易搭建的棚子里,都有一群年轻人在忙碌着。

  在入职前,他们每个人都必须回答这样一个问题:你对时传祥精神是如何理解的?

  本报记者跟随时传祥青年班的工人们,记录下他们的点点滴滴,因为,行动,往往才是回答这个问题的最好答案。

  40年时光荏苒,这座城市早已长高,车流如注。班组里的劳动工具,也早已变成了现代化的专业拖粪车。

  但总有一种平凡的回忆,萦绕于这座城市,也总有一种平凡的力量,历久弥新。

  也希望他们得到的尊重和理解,能一如往昔。

  下班后,换上休闲装的王淼是北京胡同里典型的大男孩,仗义,好面子,左邻右舍一口一个亲热的“叔叔阿姨”,平时爱拉上朋友“逛逛后海”、“唱唱歌”。但是早上一上班,换上工作服的他,就从不往自家住的那条胡同跑了,分配任务的时候领导特意为他调开了,“邻居们还是不理解的多。”

  天坛边上的这片胡同,除了当兵的两年,王淼在这里住了26年。而“拖大粪”的工作,他干了8年。他的周围,有一群和他一样的年轻人,在这个城市土生土长,又用最朴素的劳动守护着它。

  王淼是这个年轻集体的副班长,他们背后有一个英雄的名字——时传祥青年班。北京市东城区环境卫生服务中心三所的这支班组,是全国劳模时传祥生前工作的地方。

  最平常的一天

  早上7点,天坛南门景泰桥下的工作站已经热闹起来了。简易搭建的棚子,分了内外两间,刚来的队员正在里间换上工作服,外间摆着的大水桶储存着他们一周用的水。不过10平方米的空间,被值班阿姨李秀兰打扫得干干净净。

  7点30分,队员们陆续坐上门外的拖粪车,开始出车。李秀兰一边目送着他们,一边往墙上贴着“值班表”,“干咱们这个工作,是没有假期的。”

  “师傅,打轮,往右……阿姨您麻烦慢点走,我们车过一下。”胡同口的一辆桑塔纳挡了拖粪车的去路,王淼下了车,一边指挥着司机,一边留意着来往的行人。“我们得又顾上面,又顾下面。”本就狭窄的胡同,加上居民三三两两停着的自行车、小轿车,拖粪车通过的“费劲”可想而知,经常还要注意是不是蹭着了上面的电线电缆。

  试了几次,车头还是没法拐进去。王淼开始往桑塔纳留下的电话号码打过去,“您过来得半小时是吧,成没事,我们下午再来吧。”

  打电话、等人挪车是家常便饭,“这算好的!碰上三轮车那些没法留号码的,只能挨家挨户喊,周围不耐烦的人就会吼两句:‘大白天的,你喊啥啊!’”

  后面还压着很多活,王淼决定先去下个地方了。第一趟活出得不算顺利。

  顺利到达第二段,是路边的移动厕所。撬开井盖、放管、抽粪、收管、盖上井盖,一麻溜动作像是一气呵成,完事的王淼还不忘在井盖上踩一踩,确认下井盖是否盖严实了。

  很容易被这娴熟的动作骗过了,要不是上车的时候,王淼刻意护了一下腰。“腰都不行,连年轻人也是。”三四米长的抽粪管,光管子就有30多斤,“有的人在厕所里洗衣服,有人什么东西都往厕所里扔,粪管经常被抽上来的旧衣服、塑料壳等杂物堵住,最严重的时候,有100多斤”,而这根纯铁的管子,全得一个人扛下车子,再扛上车安好。

  干了两趟活,粪车已经满了,王淼和司机赶着去马家楼的粪便处理中心泄粪。临近中午,从北京的东南角开往西南角,迎接他们的是堵车高峰,“好在车满了一趟”。王淼说,有时候早上出车从红桥市场到崇文门,两公里路能堵上一个半小时,“得算好时间和路线,躲着点堵车,要不活都没时间干了。”

  从马家楼出来已经是中午,王淼一般就在路边随便找点吃的,当做是午餐了。餐补是8元钱,“算在工资里一起发的,每个月到手能拿三千出头。”而8元钱,在这个城市应该只能买到一个肉夹馍。

  下午的工作依然是胡同、抽粪、泄粪,偶尔幸运的话,王淼可以赶在4点前收工,回工作站换上衣服,和值班阿姨报下平安、唠会儿磕就下班了。

  “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,然后吃上一口热乎乎的饭。”这是王淼最平常的一天。

  笑容可以挺过一切

  “慢点,等我过去了再弄。”胡同口经过的行人,带着异样的眼神,捂着鼻子迅速迈过了王淼和他身边的粪井,这是他每天经历的景象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