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0后狂热追求“火箭梦” 创办私人火箭公司(图)

作者: 采集侠 分类: 奇闻 发布时间: 2018-09-15 18:05

  新加坡36岁的摄影师Justin Ng在2013年11月到2014年1月之间拍摄了这些神奇的“星迹”照片。他通过长时间曝光抓取夜空中恒星运动的轨迹,生动地向我们展示了何谓“斗转星移”。CFP供图(资料图片)

  在不少航天爱好者眼中,1993年出生的胡振宇是一个传奇式人物。从中学在家捣鼓炸药,到大学逃课做火箭,再到毕业后创办中国第一家私人火箭公司,融资百万元,以至于获得第一份订单,打破国内火箭垄断市场……他的经历被不少同龄人称作是一部有关兴趣和梦想的励志大片。

  如同他的合伙人严丞翊所说,“有理想、有抱负的人不少,但真正践行并能做出创新的人却不多,胡振宇是这样的人。”这位来自香港,曾留学美国,如今回到清华大学读书的博士生,对大陆学生有个刻板印象,那就是他们往往沿着“一条看得见未来的路线”前进:小时候在父母的管教下“好好学习”、“两耳不闻窗外事”,上大学读了研,跟着导师做项目,毕业后寻求一份稳定的工作,当一颗别人需要他做什么就做什么的“螺丝钉”。直到遇见胡振宇,严丞翊决定,跟着这个比自己小了近10岁的90后一起合伙干。

  近日,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,胡振宇虽然看上去稚气未脱,但说起话来像一个老成的布道者,底气十足。对于他和合伙人的火箭公司,他这样描述: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,会有越来越多的爱好者参与进来,进行一场无畏的航天产业“革命”,各种新兴技术在没有任何约束的情况下得到开发、验证、最后得到应用,而我们,就是这场“革命”的领跑者。

  中学时代,他是被父母拨打了110的“坏孩子”

  胡振宇和炸药结缘十分偶然。初中时,他个子“小小的”,经常被人欺负,总想找到一种力量来吓唬人,直到有一天,他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化工厂爆炸的画面,他感觉,这就是他要找的力量。

  他刚开始接触化学,每次上完实验课,便拿些或买些氯酸钾、硫磺、铝粉、镁粉等实验品回家。晚上,趁着写作业和家人睡觉的时候,再拿出来对着书上教的配方研究。

  有一次,他像往常一样在家里“捣鼓”。200克的炸药已经调配完毕,只等最后一个插引线的动作,但就在这一刹那,炸药突然燃烧起来,胡振宇还来不及作出反应,火焰就直喷到天花板,装炸药的铝罐被瞬间熔化,滚烫的液体顺势流在他的手上。

  那时的胡振宇不过十来岁,“被吓蒙了”。直到现在,胡振宇左手虎口处仍有一寸多长的疤痕。

  从那以后,父母将胡振宇的这一“爱好”定性为“危险事件”,看见炸药就打,罚跪搓衣板,每天上学放学都把书包翻个底儿朝天,不给零花钱,切断所有他们认为可能购买配药的渠道。

  胡振宇却越来越上瘾,他和父母做起了猫鼠游戏,既然不能在家里做,就去朋友家,配好后再拿回家里,藏在衣柜、床底下的某个角落。

  他认为,“对一个真正的爱好者来说,任何责骂、教育都当没听见,左耳进右耳出”。

  上了高中,胡振宇愈发“疯狂”。有一天晚自习,胡振宇带了约摸一个指甲盖分量的炸药,通过敲击来进行撞击试验。“炸药性能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料”,胡振宇说,引爆时,整个学校内外都听见了一声巨响。

  班主任闻声直奔胡振宇的抽屉而来,发现证据,让他写检讨,并叫来父母。回家后,父母在胡振宇的床铺下面搜出了近5公斤的炸药,那时,两个成年人甚至怀疑眼前的胡振宇还是不是他们亲生的孩子。这么大剂量的“危险物品”如果自行解决,势必“动静太大”。最终,父母拨打了110。

  胡振宇遭受了玩炸药以来最大的打击,他也因此成了不少老师和同学眼中“那个就会搞破坏的坏孩子”。

  如今谈起这段往事,胡振宇显得很轻松,但当时,市里的爆破大队队长连夜开车去山里将炸药处理掉。第二天,队长以“为了不将危害流入社会”为由,建议学校将胡振宇由勒令退学改为留校察看。

  大学4年,一次次火箭实验以失败告终

  2010年9月,胡振宇考入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。这让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,那个“坏孩子”是怎么做到的?

  胡振宇的高中生活几乎都是围着炸药和化学转,一上课就只看化学书。用他的话说,“除了化学老师,几乎每个老师都对我有意见”。他甚至还因为在物理课上看化学书,被物理老师当众撕了书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