惠州百年古荔树频遭砍伐 经济效益低下是主因(图)

作者: 采集侠 分类: 奇闻 发布时间: 2018-09-15 17:48

上围村,被砍伐后留下的荔枝树桩。

  “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”1000多年前,广东荔枝让杨贵妃笑了。然而,近年来,随着荔枝经济效益的逐渐低下,惠州不少荔枝古树遭弃管,甚至出现树龄超百年的荔枝古树频频遭砍伐的现象。

  南方日报记者在惠东县多祝镇采访时看到,成片的荔枝园中随处可见被砍伐后留下的荔枝树桩,其中大部分直径超过一米。

  每一棵荔枝古树都承载着当地数百上千年的历史沉淀,更是珍贵树木,除了经济价值外,还具有一定的历史人文和生物生态价值。在荔枝经济效益日渐低下的背景下,如何有效地开发荔枝古树的经济价值,带动古树的保护,值得思考!

  回忆

  千年古荔留下多少代人的记忆

  惠东多祝镇,是惠州市荔枝种植规模最大的乡镇之一,也是上百年荔枝古树最多的乡镇。历史记载中,该镇上围村一棵“仙婆果”母树,栽种于宋朝,树龄已超过1000年,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老的荔枝古树之一。

  7日上午,南方日报记者来到上围村。“仙婆果”母树主人李科年的弟弟李祝年带我们来到这棵树下。位于西枝江畔的这棵古树树高10来米、树干约6米,需要4个成人手拉手才能将其环抱,因为多年来缺乏管理,树上挂果不多。

  “以前这棵树旁边就是村里的供销社,我们小时候经常在大树底下玩耍。荔枝成熟时,就垂涎欲滴地仰望着树上红彤彤的荔枝果。大人们有时也会爬上树,摘几把给我们解馋。这成为我们儿时唯一的零食。”59岁的李祝年站在树下,仰望着树上挂着的零星荔枝果回忆道。他说,这棵荔枝古树留下了几十代人儿时的记忆。

  李祝年告诉记者,他们是在500多年前从中原迁徙到福建,然后又迁徙到惠东定居的。根据老人家相传,他们来到此处定居时,这棵仙婆果荔枝树已经是苍天大树了。“起初并没有名字,因为是古树,人们经常在此祭拜神灵,后来就称之为仙婆果。”

  李祝年说,100多年前这棵荔枝古树属于他的叔公,到上个世纪集体经济的年代,就归村集体所有,80年代时又分回到他哥哥名下。“这是村里最大的一棵荔枝树,每年的产量都数一数二。最高峰时,产量达1000多斤,产值达到近两万元。”李祝年说,这棵树曾经是他们家最大的经济来源。

  除了这棵“老寿星”之外,上围村随处可见参天的荔枝古树,据称树龄大部分在200—300年之间。成片的荔枝古树,让炎炎夏日里树荫下依然阴凉清爽。“超百年的荔枝树,我们村里至少有上千棵,光我家就有40多棵。”李祝年说。

  悲剧

  经济效益差古树沦为家具木料

  荔枝曾经是岭南果农最主要的经济收入,然而,由于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大规模扩张,自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荔枝产量出现严重的供过于求,经济效益日渐低下。

  “以树龄较年轻、容易管理的荔枝为例,一棵荔枝一年需要肥料50元、农药70元,以每棵树年产量100斤算,采摘人工需要80元。荔枝的价格必须超过2元才能保本。而这些年槐枝荔枝的价钱都在1元多每斤,最低的时候跌到0.4元每斤。”李祝年告诉记者,经济效益低下挫伤果农管理的积极性,尤其是上百年的“参天”大树,由于管理难、采摘危险系数大,纷纷被果农弃管。

  果农的弃管,让木头贩子打起了这些荔枝古树的主意。“荔枝树的树干密度大,硬度强,是做茶几等家具的好木材。这几年经常有木头贩子进村鼓动果农卖掉粗壮的荔枝古树。小一点的600元/棵,直径大一点的可以卖到上千元。一些目光相对短浅,家里经济又相对拮据的果农就将这些上百年的果树贱卖了。”李祝年告诉记者,前不久有木头贩子出价1.5万元,要买他的10多棵荔枝古树,不过他的儿子不同意卖。

  “数百年的荔枝树,已经不单单是一棵荔枝树了,它承载着这个地方的历史,见证了自然历史的演变和社会的变迁,是一个活化石和活文物。”对于砍伐荔枝古树用于做家具的行为,广东省荔枝产业协会会长薛子光极力反对,他曾致电惠东县各级领导,请求对这种行为进行制止,但是砍树的行为并未就此终结。

  记者在上围村的古荔枝园里看到,数十个直径在1米到1.5米不等的光秃树桩出现在果园中的一片空地里,有的树桩已经干枯,有的则“顽强”地长出新芽,也有的还未干枯。“这应该是不久前才被砍伐的。这些就是被砍去做家具的荔枝古树。按照树干的大小判断,大部分树龄在100年—200年之间。”薛子光告诉记者。

  对于荔枝古树遭砍伐的现象,多祝镇政府有关负责人显得有些无奈:“荔枝树的所有权属于果农,果农要砍掉,镇政府也没办法制止。”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