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子沉迷“抢红包”冷落家人 丈夫:要多少我给

作者: 采集侠 分类: 奇闻 发布时间: 2018-09-15 16:44

  羊年春节的“关键词”,非“抢红包”莫属。从年前开始,不少年轻人就通过发微信红包或支付宝红包的方式给亲友拜年,虽然大部分电子红包金额不多,但这种时髦的拜年方式让亲友间有了互动,增进了感情。

  不过,从消遣的“伴奏”,演变为春节假期的“主题歌”,有关“抢红包”的争议声也越来越大。有专家指出,无论多么抢眼的“红包”,也难以换来亲人温馨的笑脸,这样的春节过法,未免本末倒置、得不偿失。更值得一提的是,一些骗子也瞅准了其中的“商机”……

  熬到凌晨4点,只为一个“说好的大红包”

  对于26岁的淮安姑娘小潘来说,这个年,她是和微信红包“铆上了”。

  说起抢红包的这段经历,小潘说要“追溯”到年廿八,“那天我们开年会,抽的奖是现金红包,有人抽到一万元,我一毛钱都没抽到。和我一样没抽到奖的,当然不会放过抽到奖的。”

  从那天起,小潘的微信多了好几个专门抢红包的群,“抽到现金大奖的同事自然要‘放点血’。”春节倒计时,无论是同学群还是同事群,红包满天飞。小潘深知“有舍才有得”的道理,很快,她放弃了那些只有几毛几块钱的“小群”,专攻红包金额超过十元的“大群”,“只有盯住大领导和土豪才是王道!”

  小潘说,年廿九那天,公司一个领导放话要发一个大红包,时间定在凌晨4点,“不知道哪来的劲,兴奋得睡不着,硬是熬到了4点。”到点了,领导却没动静,几个没睡觉的同事在群里喊:“到底发不发啊?”

  第二天早上,大家才得知,领导前一晚喝醉酒,12点就上床呼呼大睡了。为了安抚大家,第二天领导没有食言,在群里发了一个1000元的红包,“我抢到200多,这下心里平衡了。”

  老公和老婆翻脸:你要抢多少,我给你

  和小潘一样,去年结婚的南京姑娘小李也成了红包的“傀儡”。

  “吃饭要坐在离路由器最近的地方,手机屏幕不能锁,微信也不能退出,震一下都要看。”见老婆如此疯狂,小李的老公自然不爽,“你到底要抢多少钱,我一次性付给你。”

  见老公发火了,小李只好收敛一些,可每次偷瞄手机,群里几十个红包都发过了,“就是那种错过好几个亿的感觉。”因为不少群里都表示除夕晚上8点定时发红包,因此8点前,小李做什么事都急匆匆的,“以前洗个澡要半小时,现在10分钟就出来了。”

  回想起那晚,小李也很愧疚,“其实我也知道,难得有机会陪家人说说话,不该把心思放在抢红包上面,但我就是控制不住,不看手机就难过,其实也不是为了赚钱,就觉得好玩。”

  网络红包,怎样才“恰到好处”

  不得不承认,这个春节长假,家人团圆、亲友聚会等场合,总有人低着头紧握手机、紧盯屏幕,频频滑动指尖抢红包。毫不夸张地说,抢红包成为羊年新春的一道全新风景,但由此也引发了不同的声音。

  热议

  只抢到一分钱照样高兴

  ——相隔万里,互动交流“无障碍”

  “其实这是一种大众文化的延伸,红包本身是春节的象征,而微信等工具则强化了网络空间的交往。”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教授邱建新认为,技术平台的便利催生了网络抢红包的现象,“网络抢红包看似是为了争抢金钱,其实更为注重营造新年的喜庆气氛、加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。”邱建新说,即使相隔万里,也可以通过这种活动进行联系,增加年味。”

  ——既收获至亲关爱,又收获社会认同

  “以前的红包多来自于至亲,特别是直系和旁系亲属。网络红包的出现,将传统红包的范围泛化到朋友、同学、同事甚至是陌生人。即使只抢到一分钱,但仍让人高兴。”“70后”白领肖冰认为,与传统红包相比,网络红包是从相对疏离的关系中获得的收益,这种惊喜带来的幸福感让人感受到更广泛的关爱和社会认同。

  ——既PK了运气又不伤自尊

  “抢红包的不确定性给人意外惊喜,抢不到红包也不会斤斤计较。”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苏彦捷认为,即使没有抢到或者抢到金额很少,也不会对自己的根本评价和自尊构成威胁。

  抢红包虽好,不要贪恋哦

  ——抢到了红包,冷落了亲人

  抢到红包虽然很高兴,但也有人无奈调侃,“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是我俩坐在一起,你却在抢红包。”

  邱建新教授也不讳言抢红包引发的负面效应,“网络技术是把双刃剑,生活中确实有很多‘低头族’只顾抢红包,却忽略了和亲人的交流。”他认为,过年一家人团聚,亲情互动是最主要的,“抢红包应该把握个度,时刻提醒自己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王登峰同样表示,与家人欢聚一堂、沟通交流才是春节的本质。所以,抢红包虽好,不要贪恋哦。

  ——红包正在毁掉春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